当前位置:
缲篛(翟大雷/文)
发布时间:2018/05/14 阅览次数:310 来源:泾县新闻网
0

  四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那个时节父母们的一段艰辛。

  缲篛(qiāo ruó),又叫缲箬。皖南农家一种古老的手工劳动。就是用篾丝剪成的“竹针”将一片片的干篛叶连缀成一张张待用的“篛皮”。

  篛叶,竹子家族成员。除了清香性平,端午裹粽外,还能防潮防水,派大用场。

  竹器店里用来做箬帽。“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那位黄梅时节在江南钓鱼的诗人张志和戴的“青箬笠”,就是这种“箬帽”,比伞还好使。船家则用来做“篛篷”,就是船舱的顶盖,也就是大型箬帽,遮风挡雨。中学语文书上那篇《核舟记》,有一句“中轩敞者为舱,箬篷覆之。”说的就是这个。

  这且不表。单说过去茶农茶商包装茶叶,没有塑料袋,更无冰柜。最考究的就是大大小小的锡鼓。用篛皮衬作内胆,待拖过老烘的干茶装满,插上篛皮盖紧后,用牛皮纸粘上糯米稀沿盖缝贴封。干燥防潮无异味,色香如初越明年。除锡鼓外,还可用“茶叶篓子”,制作原理同箬帽篛篷,包装原理同锡鼓,但成本低些,保管效果也差些。

  好了。大用场带动大市场。摘篛、晒篛、缲篛、卖篛这一农家副业也就应运而生了。

  摘篛。上半年,端午节边上,篛叶采摘季节。老天燥热,晴雨不定。我的母亲、伯娘们总是天不亮动身,带上中饭、篓子、麻袋、弯刀,身着厚实的长袖衣裤,向深山篛叶区进发。披荆斩棘,冒着毒蛇咬、马蜂蛰、毛虫叮、荆棘剌的危险,拼着老命,一片片,一扎扎,摘啊,摘。装啊,装。“心忧篛少愿袋满”。那满满一袋篛叶几乎是母亲用她羸弱而坚强的双肩“拖”回来的!

  到家了!母亲湿漉漉的刘海贴在苍白而腌着汗渍的脸上,厚厚的衣裤满是草籽,几无干纱。不待进门,几乎是瘫坐在石阶上。当刚刚放学的我赶忙端茶递水时,母亲竟然露出欣慰的笑容,双颊还泛出了红晕!是庆幸无雨呢,还是恢复了疲劳?是眼前那满满一袋篛叶,还是膝下那浅浅一杯热茶?

  晒篛。一扎扎的,搬进搬出,晴晒雨收,千万不能上霉。晒干后拉到楼上,只待农闲时缲篛皮了。

  缲篛。总是先由父亲闲暇时开毛竹破篾丝,斜剪成火柴梗子长短粗细的“竹针”,两头尖尖,装在箩里,待用。

  霜降过后,农闲季节。在朝亮的地儿用两条连凳搭块皮门板,端个小凳靠坐在中间,左边是篮子,装着剪过叶蒂叶杪的干篛叶,右边是装竹针的箩。母亲戴着老花镜,一坐就是大半天。晚上呢,在昏黄的油灯下,一熬熬到大半夜。天冷就在胯下放个“手炉火”。

  那时节,“嘁嘁喳喳如蚕食,家家闻得缲篛声。”缲啊,缲,缲成一张张清香的篛皮,也织就一幅幅希望的画卷。

  卖篛。将规格差不多的篛皮一层层码好,卷紧,打捆,做好担子。乡亲们都推举我父亲带队,相约半夜动身,挑担篛皮翻山越岭,到五十里开外的太平县“桃岭茶厂”去卖。好在我父母都是从太平那边迁过来的,跟茶厂的头儿还攀点远亲。一口太平话,一脉远房亲,生意好做话好说。对方见到父亲他们一律来者不拒,价格优惠。人家越不抽查,家里这边越是把关把得紧。父亲就凭这点,赢得了厂家的信任,也收获了乡亲们的感激。后来父亲老了,我还曾经“代父出征”,并且不辱使命呢。

  就这样,一代父母的艰辛,一段过时的生活,一种别样的体验,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上一主题: 琴 鱼(黄少平/文)

下一主题: 采风绿林谷(朱德仁/文)

版权声明>>

1.泾县新闻网所刊登的所有稿件、图片和视频,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如泾县新闻网。

2.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得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 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563-5093171。

相关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