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亲情绵长】大姐(翟大雷/文 吴昊/图)
发布时间:2018/10/08 阅览次数:163 来源:泾县新闻网
0

  大姐离开我们好几年了。永不能忘怀的是她的为人和亲情。

  大姐素娥,长我20岁。1937 年生人,2011 年逝世,享年75岁。一生善良辛劳,饱经沧桑。相夫教子,贤妻良母,有着中国劳动妇女平凡而伟大的基因。

  大姐是头生个,但从小并不招家人待见,丫头嘛。幼小害过天花,好在那一次阎王爷发了慈悲,不收她。十岁头上被家里送到山外南容村小山一姓李的大户人家做童养媳。后来不知是不合还是不从,回来嫁给门口一个杨姓后生,这就是我的筱财姐夫。进了杨家门,就是当家人。公婆早年谢世,家里妇唱夫随。

  姐夫读过几年私塾,识文断字,一手毛笔字写得像模像样。生性厚道低调。劳力虽不是很强,但很聪明。平时除了在外干活养家糊口,歇工的日子总是在家做黄烟,修家什,忙零碎事。过年磨豆腐,熬米糖。从不放闲。至于家中一应门风礼节,应酬开支,里外打点,求东助西,都是大姐当家理事。

  大姐一生生育较多,但头几个都没有养大。这是大姐心中永远的痛。后来在茂林福官墩领养一女,这才有了接下来的三子一女。我的大外甥一来到这个世界,便成了大姐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跑了。按当地习俗过寄别姓,门口一凤姓人家,祈盼姬子彭年,苏才郭福。果然,大外甥不仅自己争气好学,很是出息,当了县里的干部,也为弟妹们做出了样子。

  可怜我那苦命的姐夫,不到花甲哮喘缠身。天不假年,早早撇下妻儿驾鹤西去,留下我大姐独力支撑。大姐硬是用那双孱弱的肩膀将这副沉甸甸的家庭重担一直挑到儿女们接力。

□  水岭吴家.JPG

  大姐勤劳顾家。平日里,采茶叶,挖笋子,摘蓼箬,讨野菜,捡栗的,捡树脂的,剥檀皮,斫茅柴,看猪养鸡,种田兴地,放牛积肥,浆洗缝补,下厨炊餐,起早摸晚。大半年“叫花子南(赶)八月”,生产队里挣“工分”,寻收入。冬日里,雨雪天,纳鞋底,忙年事。里里外外一把手,当家妇女最辛劳。

  大姐心地善良。左邻右舍,村里上下,谁家有急难事,她一准赶到;谁家有闹心事,她定会劝慰;谁家缺东少西,她慷慨接济。人家当面背后的,都说她的好。大事小情的,也总想到她。

  大姐一生有两桩大手笔:一是节衣缩食,培养几个儿女成人成家成事。儿孝女也孝,媳贤婿也贤。大儿子还念完了省级老牌重点中学,在当时不啻读了重点大学。二是独力主持建造了两栋新屋,分别给家里的两个儿子安居成家。一栋平房,土木结构。三间四列,青砖黛瓦。一栋小楼,钢筋水泥,走廊阳台,瓷砖贴面。

□  水岭山雪

  特别是那一栋平房,盖得早,儿女小,又是起步创业,真不易哉。一个妇道人家,平日里攒些钱物,零碎积趸团。到时候还要拿得个嘴巴处处求人。交涉屋基地盘,协调左邻右舍,打报告,批立方,接匠人,探小工。在家张罗茶饭,出门东奔西走。从下青山定磉窠,搀列盖瓦砌墙,到装楼板,舖地板,安板壁,隔房间,清院落,整地坪,一鼓作气半来年。花掉了家里大半辈子的积蓄。其间不光开支用度,从牙缝里节省,还要听气话,看颜容。“冷饭好吃,冷气难受。”辛酸苦辣,心力交瘁。丈夫不在,儿女年少,白日里有事无人商量,到夜晚有苦诉与谁听?好在乡里乡亲的还是好人多多。在大伙儿帮助下,坚强的大姐硬是挺了过来,成就了一番安居大业。倒是后来盖那栋楼房,经验足了,儿女也大了,政策松了,底子也厚了。轻车熟路做事,省却许多烦恼。

  大姐嫁在家门口,父母享了许多福。那时节,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兄长在部队服役,我在外念书教书,弟弟又小,许多事得靠大姐担待。姐夫在世时一如长兄,也不知为我们家做过多少。最令人泪眼婆娑念兹在兹的是,母亲身染沉疴卧床不起,大姐真是尽了女儿孝道。母亲去世后,大姐对苍苍老父的饮食起居,特别是洗衣浆裳,不知累了多少。家里有一点好吃的,总是先留一口,自己或打发外甥们送过来。

  人道长嫂如母,我说大姐如母。且不说襁褓中的我曾吮吸过她甘甜的奶水,就说我们长大后绵绵享受的大姐那份无私的亲情,至今想来还令人感恩不已。人说“做在丈母家,吃在姐姐家。”说实在的,我等懒鬼在丈母娘家倒没帮什么忙,在大姐家真是吃了不少。

  最难忘大姐家杀年猪的日子和正月里,我们弟兄都在家,大姐张罗一桌大菜。我们组团出动,两家人团团圆圆,美美享受一番。永远在脑海中定格的是大姐的厨艺,更是大姐的亲情。风炉阳锅里红烧肉煮黑盐菜或干角豆,炖肉汤里放新鲜冬笋或粉嫩的干笋衣,菜芯炒猪旺,腌辣椒炒年豆腐,腌菜杆子放辣椒粉,都是我的最爱。是菜好,还是人好?总让人没齿不忘。

  你看,大家坐齐了谈笑风生,大姐还在灶间忙着张罗,嘴角永远挂着笑容。从我们兄弟进门高喊“姐姐”那一刻起,她就喜气洋洋,笑意盈盈了。

  我成家添子后,大姐对她的弟媳和侄儿更是疼爱有加,我儿至今还常常念叨起他姑妈。

  大姐先苦后甜,晚年过上了好日子。即使后来不幸患上尿毒症,靠透析维持着,久病床前也有孝子。儿女们为了老娘,全家总动员,永不言弃。这许是她本身做孝女做来的回报和安慰吧。

  大姐的孙辈成长可喜。有成家立业添小孩的,有大学毕业考取工作的,有念研究生的,有念大学的,个个都很出息。

  选自《茂林记忆》

版权声明>>

1.泾县新闻网所刊登的所有稿件、图片和视频,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如泾县新闻网。

2.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得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 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563-5093171。

相关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最新视频